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座谈

作品:《曹夫子

????“听说小兄弟在长安,打败反贼,维护汉室,兵势鼎盛,黄某佩服。www.luanhen.com

????黄忠郑重的举拳道,他实在想不通,大名鼎鼎的曹耀居然跑到了这里,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????其实曹耀有些想错了,黄忠对于政治的那些事情不太在意。他走出长安的事情也也不愿意多做评价。

????曹耀罢了罢手,对黄忠说道:

????“这点事情,作为臣属,微不足道!”

????“小兄弟谦虚了!”

????黄忠一笑,心下对曹耀的谦虚其实挺有好感的。

????“到是忘了,不知犬子到底给小兄弟惹了什么麻烦?”

????互相身份已经明了,也客套了几句,黄忠当然不会忽略儿子。

????“就他这鱼肉百姓的恶人,我拿乌龙弓射他。”

????没等曹耀回答,坐在黄忠旁边的黄叙就已经主动交代了。脸上没有一点懊悔的表情,依旧还认为曹耀是仗势欺人的小人。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黄忠几乎惊骇的跳了起来,那乌龙弓是他们家祖传的宝贝,在一百步以内,被射中的人断然没有活命的可能。

????这个败家儿子居然拿这样的弓射曹耀。虽然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,但是黄忠身上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????“混账东西!”

????虽然黄忠在意独子,但不表示黄忠不会教子,训斥一声的同时,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。

????“啪!”

????拍的一声,黄忠的右手与黄叙的脸发出了一声响亮的碰撞声,速度之快,曹耀都没来得及阻止。

????“他杀人放火,把寇当叔父和他儿子寇广给杀了!”

????在被打了一巴掌后,黄叙出乎意料的敢与黄忠对视了,而且毫不退让的指着曹耀大声控诉道。

????黄忠一愣,想要再次打一巴掌下去,但是看着黄叙那充满了委屈的眼神,倔强的脸颊,却始终没有落下去。

????苦笑一声,黄忠转身,双手高举过头顶,慢慢下拜道:

????“犬子不明是非,差点让小兄弟受险。黄某在此,愧拜!”

????古人是很少行叩拜之礼的,行礼的话,弯身到底算是大礼了。但是跪坐在那里,在下拜到底,算是大礼中的大礼了。

????但是黄忠觉得还不够啊,他甚至那乌龙弓的威力,若是射中曹耀,就是要了人家的命啊。

????“黄将军多礼了,我这不是没事吗?”

????如此重礼,曹耀也是吓了一跳,感觉起身上前,扶起了黄忠道。

????黄忠虽然顺势被曹耀扶起,但却不接受他这个说法。

????“平白让小兄弟受性命之险,黄某此礼,根本不算什么!”

????黄忠摇着头道。

????“父亲,我错了!”

????旁边的黄叙听见黄忠如此郑重其事的道歉,也知道自己做错了,愣愣的道。

????“那个寇当自己心术不正,把别人的家产给夺去,并且全部给了他儿子寇广,被杀也是应该!你却不辨是非,反而认为是这位小兄弟谋夺了寇当的家产,你,你啊!”

????黄忠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该怎么教子了。

????黄叙体弱多病,被养在府中。实在是没见过多大的世面,不知人心险恶。说来说去,还是他这个父亲的过则。

????黄叙听完后却是彻底的愣住了,感情他是被人骗了,还帮人家数钱。

????楞了一会后,黄叙的眼中立刻蓄起了泪水。

????“砰砰砰!”在黄忠与曹耀没有留意的时候轰隆轰隆,给他磕了三个响头。

????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我差点杀了你,我还你一条手臂,请你原谅我。”

????说着,一把拔出插在腰间的小刀,打算往自己的手上砍。

????黄叙说出的话,却真的让曹耀大吃了一惊。幸好他也眼疾手快,又站在黄忠的身边,迅速的伸出又手,握住了黄叙的手。

????尽管阻止的及时,但是那柄小刀还是割进了黄叙那瘦弱的手臂内,一股鲜血流淌了出来。

????“倔强什么,我又没有怨恨于你!”

????曹耀看着犹自倔强,想要用力把刀给砍进去的黄叙,苦笑着道。

????不过说真的,曹耀刚才心里并不是真的一点也不介意。毕竟是差点要了他的命啊,射中可就是个死。顶多是看在黄忠的面子上,与黄叙还年幼份上不去计较。

????但是现在,他却真觉得原谅了这个小子。男子汉大丈夫,敢作敢当。差点误杀了人,就用手臂还之。他喜欢!

????现在曹耀觉得,就算是不为黄忠,也要治好这个小子,如此男儿,早夭实在是可惜。

????旁边的黄忠心中的惊慌也不少,楞了一会儿,迅速的夺下了黄叙手中的刀,这才急忙忙的查看黄叙手上的伤口。见伤口不深,这才松了一口气,撕下身上的一块布,为黄叙包扎了起来。

????“真是让人操尽了心啊!”

????这一番包扎,让黄忠脸上全是汗水,当系好了带子后,黄忠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无奈道。

????以黄叙目前的身体状况,断一臂就等于是送一命啊,熬不住的。这砍下去,他家就要翻天了。

????就算他黄忠一双手能开三五张弓也不顶用。

????见黄忠脸上疲惫很浓,黄叙脸上的倔强到是少了一些,也没有再坚持砍下自己的手臂还给曹耀了。

????不过场面却有些异样的尴尬。

????刘封苦笑了一下,转开话题道:

????“你是听谁说是我谋夺寇当家产业的。”

????“是听鲍夫人说的!”

????黄叙闻言脸上恨恨之色一闪而逝,缓缓的道出了事情的经过。

????原来寇当不仅结交黄祖,对于镇守长沙多年的中郎将黄忠也多有结交之心。只是黄忠早已经听说寇当心术不正,所以并没有深交。

????寇当见黄忠油盐不进,就改变了策略,刻意接近黄叙。

????哄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当然比黄忠这个年过半百的人要容易许多。一两次后,黄叙就开口叫寇当叔父了。

????前些日子,黄叙觉得在府中呆的烦了,就偷偷溜出去打算找寇当那玩玩。

????结果去了那里后,只看到了寇当父子的尸体。而寇当的夫人鲍氏对于黄叙也知之甚深,就颠倒黑白了一番。

????黄叙上当,才弯弓射曹耀。

????“好狠毒的毒妇!”

????黄忠听完后,心中恨恨之色一点也不比黄叙少。那毒妇连一个小孩子都算计上了。

????“派一个人回去,去他们族中解决一下……”

????虽然他与黄叙都没事,但是这件事确实让人窝火,曹耀转过头,吩咐典韦道。